送一只蜗牛上学去

来源:小五班 孔垂裕家长 发布日期:2015-05-06 15:30:09 阅读:925

台湾作家张文亮有一首非常温暖又具哲理的散文诗《牵一只蜗牛去散步》,我们家的小朋友正是文中名副其实的一只慢吞吞的小小蜗牛。小区里有小朋友蹲在地上观察一只毛毛虫,别的小朋友看到了也跟着在一旁蹲下,而他总是小心翼翼的瞄着,在外围打转;早教班上,老师让大家排排队,一个跟着一个走,别的小朋友已经排成一个小火车了,而他还在观察;老师教大家跳草裙舞,别的小朋友已经跟着老师开始做动作了,而他还在研究草裙。我催他,拉他,赶他,要加入大家,要赶紧啊,要不然幼儿园跟不上了。可这只小小蜗牛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爬行,终于,爬到幼儿园开学了。

一切都如想像中那样富有挑战性,第一天到了幼儿园死活不愿放开妈妈的手,虽然在幼儿园只呆了两个多小时,但是眼睛已经哭得红肿。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和他聊天,为什么不愿意去幼儿园?“没有同学和我说话”。作为家长的我不淡定了,没有朋友该有多孤单啊。我想是不是应该找老师谈一谈,谁知第二天放学时,赵老师告诉我:今天孔垂裕和贝贝姐姐做好朋友了。我和赵老师会心一笑,原来每个小朋友的个性老师都看在眼里,因为有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师,我头上的乌云一下子跑光光。

第一周,虽然上学还是不情愿,但是到了周三,宝贝到了幼儿园已经主动伸出手让老师带进教室,回家后学会了一个人玩耍,而且经常自己哼唱着小曲,甚至到了周四主动找妈妈表演在幼儿园学到的《五只小猴子荡秋千》,一切都慢慢进入了正轨。但是经过了一个周末和中秋假期,第二周又重新开始了上一周的哭闹,并且还面临一个午睡的大难题,小朋友的要求已经从不去幼儿园变成不在幼儿园睡觉,也更加依赖黄老师的抱抱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没两天宝贝竟然带回了一个小苹果,而且非常骄傲的说是他今天睡觉表现好,老师表扬的,原来赵老师为了让他找到安全感一直拉着他的小手,陪他入睡。隔一天,居然老师说他可以一个人睡觉了。
我想,对每个孩子来说,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,妈妈是围绕着他的守护行星。但是进入幼儿园这个大大的集体后,他忽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保护,而赵老师的用心引导、黄老师的温柔拥抱、张老师的细心照顾,让他找到了自信和勇气。短短两周的幼儿园生活,对宝贝来说,是一次有痛苦、有快乐的心灵成长和蜕变;对家长来说,我的心里是震撼的,震撼于成长的力量是那样不可阻挡,这在我们家庭教育里是无法短期实现的。或许我们真的要学会放手,静静的看着、陪着这只小小蜗牛,看着他带给我们的美好风景。